欢迎有相同爱好、自愿无偿付出时间、精力的朋友们加盟编辑!

欢迎链接本刊、转载本刊文章!

欢迎爱好诗歌及诗歌评论的朋友们踊跃投稿、荐稿!

-----------------------------------------------------------------

《中岳》诗刊链接:

感谢《中岳》诗刊友情支持!

作者博客:

洗涤今晚的月亮

掬一捧黑水

前额明亮

爬出矿井

去温暖同样黑的炭

把身体里的黑掏出

顶着一轮太阳

作者:一只洁白的羊

煤矿工人

作者博客:

在蚊子睡觉的夜晚我把一场香甜的睡眠还给你们

在这个燥热的夏天我把一场温凉的夜雨还给你们

天空的期待汇聚成一条连接城市和城市的长龙

月亮的脚步匆匆微笑和泪水一同放进梦中

梦落在心头汽笛的鸣唱亲人的切归

风吹过桥墩搅匀的水泥铺平的铁轨

空旷的野地安睡如席

无风的夜晚鼾声如雷

夜夜入睡蚊子苍蝇做伴

一日三餐餐餐粗茶淡饭

黝黑的皮肤粗裂的双手澎湃心底的激情

烈日下急促的喘息穿透茫茫无际的旷野

在荒芜人烟的群山险峰搭起了临时帐篷

三十二度的高温驱不走眼角凝注的笑容

是谁,成熟了你们的灵魂

是谁,坚定了你们的信念

是谁,他们的眼角没有眼泪,他们的皮肤黝黑,他们住的是临时帐篷,对于科技视界收费。他们吃的是粗茶淡饭,晚上还要遭受蚊子的“袭击“,他们白天承受着高强度的工作,信念在心底蕴藏,群山在头顶蜿蜒,他们每天头顶三十多度的高温,煤矿安全杂志社。有一群筑路工人

是谁,有一群筑路工人

【在三亚乐东黎族有一群筑路工人,科技视界收费。从结绳记事到敲击计算机键盘

作者:商业经济 官网。雨纷飞

三亚,在智慧的阳光下,从今天到未来

作者博客:

四季的花朵是大地写下的诗篇每月每日献给你

仰视你多么想采摘一片彩霞赞颂你的顶天立地

踩响一串串劳动号子从古至今激情生生不息

原本上帝在设计人类的时候也构思了人的欲望

一双手粗糙又美白既爱仙女美人也爱江山社稷

从举锄到握笔,从今天到未来

在爱情的露珠里,晴朗一回一回启程

那么多的玉米白菜大豆小麦在雨里生在风中长

农业的深处那么多加轭的牛守家的狗负重的马

从钻木取火到伸出钢铁的手臂,让岁月的列车隆隆驶过

河流的风雨和阳光把颂歌献给路上躬身的桥梁

结茧的时间一层一层剥离,胸中涛声是清且涟漪的血脉

两道目光穿过长长的时光隧道又一次抵达黎明

一付肩膀托起日月,哪里就是春天

汗水浇铸的雕像,河北电力技术期刊。邂逅一座座电站

坎坎伐檀在《诗经》里大河小河的两岸

《劳动者之歌》

蜜蜂在哪里,遇见处处山泉

源头和大海之间关山重重

顺流而下,世界才很重

溯流而上,听说河北电力技术期刊。春天在前面

幸好身体很轻,百里雨雪

一路上旧伤未愈又加上新伤

黎明在前面,两片薄薄的阳光

再长的夜晚长不过千里万里

穿过十里风霜,夏天的热

翅膀很薄,也学习向日葵

对一只蜜蜂的描述

秋天有多辛劳世界就有多醉人

春天有多辛劳世界就有多美丽

就不怕冬天的冷,学会流汗

一个人有一轮太阳在心中

向水稻学习,弯到终生虔诚

下雨是自己心里前世今生的渴

不要等干旱了才下一场雨

就要有天空的胸怀,山西农经杂志社。就要学会弯腰

弯到一生热爱,提的

感恩土地,胖的像裸薯过冬

《劳动者颂歌》

心上亮开十万条河流的歌喉

手中高举十万朵鲜花的敬意

祖国请接受千山万水问候

壮美的山河已处处春深似海

那些花朵为那些名字而开

鸟鸣一起说出名字里的光芒

五月一日的早晨拉开帷幕

所有明亮的星星都找出来了

鸟们是不是一夜没有睡觉

好像这一天醒得特别特别早

作者:张金烈

五月一日(外三首)

作者博客:

送给等在村口的她···

揣在怀里

把它拍了一张照

我留下的那高大入云的故事

最后仔细地打量着

背的,胖的像熟了的烂苹果

打好了行李

我的心好暖

今天的太阳又大又圆

日历最后的一页

终于我撕下了

这里人走路比家乡人快

这里的天比家乡的天长

手胖了,远行了

脸胖了,提的

脚手架被冬天做成“棒棒冰”

风在吸咬着我裸露的肌肤

只有青蛙在对着情歌

此时我的村庄早已在甜甜的梦中

钻进被窝也来烦你

这里的空气总有说不完的话

没有家乡的亮

连月亮不敢发光

羞得天上的眼睛失色

夜晚地上眼睛多彩四射

两手镶满紫红色的珍珠

能抓住天上的云

脚手架在一节一节地升起

我的皮肤能溶进黑夜里

每个毛孔在不停地流泪

太阳在抽打我的身躯

我,一遍遍核对收款的帐号

把所有的装了进去

打开了心囊

仔细地环顾室内

背的,邮局的汇款窗口前

我打好了行李

当村庄还睡的香甜时

作者:黎光耀影

作者博客:

又是去邮局汇款的日子

——明天

露出心里最简单的快乐

像这被咬了一口的包子

你满脸的褶子笑了

捏捏兜里刚发的微薄报酬

忽略周围凉薄如刀的眼光

然后,科技创新期刊怎么样。每天站在街头

父母妻儿的名字

你认真的添写故乡的地址

每月,是住在我左边的他们

却是最直接的安慰

它们的气味难闻

饱饮酸甜苦辣的人民币

积攒下一叠薄薄的

用劳力与汗水换取果腹的食粮

像待价而估的商品

你们,默默祈愿

你们拥有共同的身份——农民工

仅凭早出晚归的脚步声辨认

我与他们素未谋面

还是住在我右边的他们

你,背井离乡的人啊

吃包子的大哥

这位蹲在机器轰鸣的工地

作者:红海滩

最简单的快乐

作者博客:

多么明媚、鲜红

那里的早晨有一轮太阳

那里守候着妻儿渴望的眼睛

一再测算尽头的距离

不要惊扰阎王的呼噜声

执着地寻找光明,多像故乡

头顶上又长出一只眼睛

适应了比夜更黑的暗

常年行走在黑暗中

和英雄般的虎胆

凭借一身钢铁的骨骼

一群地下工作者

作者:绿色

共度晨光

作者博客:河南省人大建设杂志。

许久不曾打理的土地可会原谅?

只是,心口也是暖的

大树啊,科技视界杂志外语论坛。即便只能看见一棵大树

即便只能坐在大树的阴影里,那里有一个入口通往天堂

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也要建在天上

那里离阳光很近,多么令人敬仰

即便是坟墓,你多么想念家里的土炕

鸟儿啊,多像移动的坟墓

有一个朝天空敞开的巢

你特别羡慕树上的鸟儿

在工地繁茂的大树底下纳凉

你似乎看到孩子的涂鸦正装扮着灰色的土墙

你似乎听到土炕里的柴火噼啪响

你笑了,钢筋水泥,进城的日子

你想起一些人叫你柜族

每晚躺着的集装箱宿舍,码的整整齐齐的长方体砖头——

那里住着农田里摸爬滚打的家人

只有触摸内心还可以感到一丝柔软——

什么都是坚硬的

工地,科技视界 创刊。进城的日子

还是泥土味厚重

离开土地的日子,那时

作者:一只洁白的羊

离开的土地的日子

作者博客:

延伸。苍茫的土地被一寸寸逾越

跟随在那一群筑路者身后

谁?哪一个后来者、会停下脚步:在路碑前默默站立一会儿?

……当绿色的野藤慢慢摸索着路碑上的字迹,只留下路,迎候身影

而筑路者们自己却在建造的路上也许只走一次

给那些逐渐出现却素不相识的一个个后来者

没有留下名字。他们,迎候身影

有风的时候树就唱起那些人从前唱过的野味歌谣

代表远去的筑路者们把这路日夜守护

而那栽植在路边的两行白杨树象两列威严的绿色卫士

它将成为岁月的一个个坚固的驿站,科技杂志。荒凉、荆棘和地平线,在路边矗立成永恒

平坦埋葬了坎坷。路碑,在路边矗立成永恒

一寸寸的,火的颜色

而向上仰望的头颅被路碑记住,发出金光闪闪的回声

汗珠的辉煌

筑路者们从太阳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仿佛一面巨大的圆镜,接近苍穹

它被那号子声摇撼,将其排列成平坦与辽远,装饰了人类的岁月

太阳,学会科技视界杂志好投吗。接近苍穹

呵多高的天空在筑路者的头上悬挂

大地在这号子声中记起了自己的命运与庄严

那从喉咙深处涌出的号子以海洋的韵律为脚步伴奏

沙土和基石,装饰了人类的岁月

如负起千万吨殒梦似地负起一堆堆的

肩胛与肩胛被同一条压弯的扁担固定在一起

闪闪烁烁,惊起一群群不知来历的野鸟

刺破的血滴在身后开放成千万朵小红花

探索着荒凉的深度,为了寻求另一个永恒的方向

一双双沉重的脚踏向丛生的荆棘

引道路前来,泪水

始于何处……他们……穿越冷固的地平线……

于是用光辉镀亮了人们的头额

太阳错以为那是一座座移动的山峰

勾勒出肌肉凸凹可感的粗犷轮廓

北方的劲风扬起筑路者的衣角

延伸。苍茫的土地被一寸寸逾越

跟随在那一群筑路者身后

作者:丙诃

——纪念萨大公路及其建设者们

作者博客:

幸福是狂草的满足

笑容在面颊灿烂

滋润脚下泥土

汗水,投足

为世界忙碌

举手,相比看科技视界期刊。在遥远的故乡——

作者:方言

作者博客:

默默前行在各自岗位

没有刻意

带着汗水付出

时代前沿老兵

他们是一群来自

时刻撰写日子的精彩

绽放生命质朴

轻轻浅浅地

耕织在阳光下

春花秋果的厚实

当憧憬与信念并接

辛劳是一种懂得

游走时光

作者:王咏华

作者博客:

老母的清泪……

你却冷落了老父的白发

可是,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你终于在这片黑色的土地上扎下了根

当笫一只山鹰冲出了高原

衔来了一轮鲜艳艳的红日

当后山上那只早起的山雀

捧起了第一片绿叶

当你那双饱经磨难的手

等着你庄严的裁决——

这寂静的沟壑

你舞动着有力的臂膀

描绘着小山沟的希望

规划着荒野的远景

和层层叠叠的稿纸

一支凝重的笔

在煤油灯昏黄的光影里

在大西南这块僻静的土地上

一起收藏

把昨天和天外的记忆

你把大块小块的纷絮集拢

下定了决心

你终于以一个开拓者的气魄

面对这云罩雾障的空谷

乱石嶙峋

眼前是杂草丛生

你忧虑而匆忙地放下行装

来到这巴山楚水荒凉地

从遥远的地方

伴着黎明的露珠

披着蒙蒙细雨

在那个充满阳光的夏天

放松了未婚妻手中的白丝带

深藏老母亲的思念

告别中国第一流的城市

那一片盛满鲜花的园地

你轻抛属于你的

为了金色的秋天

作者:吴茹烈

——写在“五一”国际劳动节

献给开拓者

作者博客:

叫城市建设者

这里的人们,那走进深基坑的

这里的一切,把最美的诗篇献给各行各业所有的劳动者,让我们唱响劳动者之歌,是全世界劳动者的节日,你知道山西科技杂志社。 这里的一切不是读几年书本的结果

这里的一切不是田地里种植庄稼的结果

这里的一切不是穿针引线的结果

——那些机械和司机

运送了工人和玻璃门窗的

吊装了钢筋、砖块的

搅拌了混凝土的

倾倒了砂石的

那运输了渣土的

——那些人

那给大厦穿好防护衣的

那拧紧钢管和扣件的

那扎紧钢筋的

那支好模板的

来来往往,包括我们自己。

也用了工人的无数血汗

用了三年的时间

这里造起了一栋新的大厦

作者:诸葛慧静

他们的名字

==================================================================

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 责任编辑:小河草儿博客: